https://www.canyin365.net

老北京麻辣烫“刚需和内需”:一桌与一碗之间刚刚“人仰马翻

【引子】:

没喝任何粮食酒却觉得脸蛋子发热。

用洁面巾擦干嘴角边辣椒沫子和调料汁,洁白无瑕的湿巾渗透着红亮红亮的油脂。

望着面前餐桌一番大快朵颐之后堆成山的餐巾纸,觉得不好意思。

站起身,瞥了一眼方形海碗风卷残云、余热尚存、实在攻不下的时蔬“山头”,觉得非意犹未尽的惭愧,穿行餐馆过道。

北京进入傍晚下班高峰时段,这家餐厅已经“人仰马翻”。排队等候挑食材的长队。游荡餐桌之间搜索可以“翻台”的占桌食客。

“68号,100号,53号,我的酸菜粉好了吗,77号,这桌哪位的吃了完了没……”

低头,挤出人群,深呼吸,北京夜色阑珊,已然万家灯火车水马龙。



(一)没事来一碗,好嗨哟!

这一日,一行三人出门办事。下午接近圆满“收工”,好友提议带妻和我,去尝尝她也久违快的一道美味!麻辣烫,还有酸辣粉。林静小吃家的。

他们说最爱麻辣烫疏解“功效”,绝对有减压作用。没事来一碗,好嗨哟!我还是成家以后跟着太太,走进了“麻辣烫”这一碗高歌江湖。

据说“林静小吃”九十年代中期就有了。我是头一次来。

此外,林静小吃还是很多北京人儿时的记忆,尤其堪称“大西城”这边老百姓、美食家们几代人的集体情结。人山人海的是常态了。创业初期,这家只卖三种东西,凉面、麻辣烫、酸辣粉,并逐渐形成了“四大担纲”小食:麻辣烫、凉面、酸辣粉、黑加仑。



(二)唇齿留香之外,我开始有点“心有余悸”。

三人饱餐战饭麻辣烫、酸辣粉!

返程途中,唇齿留香之外,我开始有点“心有余悸”。重温筷子间瀑布般油亮、顺滑、飘柔的米粉儿,咂摸浓汤靓汁里浸泡、穿梭、游舞的素丸子、腐竹、金针菇、玉米、海带……,回味麻辣烫汪洋里隐身的油、盐、中药及天然调料,深感不测就得体重上浮了。

翌日。上称晨测。果然。开始布置回归体重保持线的小方案。

2019年十月转眼2020年十月,从原体重到减控四十多斤计划期间,以及后续维稳,“麻辣烫”,的确也列入我的减脂餐选项之一。原因有二:其一低脂低碳低热量食材,可选多;其二低油低盐低调料加工相对安全,可自律。

不过,有两个前提条件:第一,要和麻辣烫伴侣,那一份调料蘸料,绝缘。第二,最好原味!要是原味口重的话,最好加个“开水小碗”!过下淡水再吃。

尤其是减重成功以后维稳期,在外面办事,赶上饭点儿,选一份麻辣烫,多时蔬,多大豆鸡蛋等优质蛋白,多菌菇,适量土豆玉米,不要蘸料,有时过遍开水,健康又完美。完美主要体现在隔日上称体重体脂数据指标。



(三)喜好酸口的得味蕾,甚至“添醋”加油吃。

亮。劲。醇。香。酸辣粉……林静小吃他们家“主打品类”,产品的境界我是这么几点体验和理解。尤其玩味这碗中一汪酸辣粉!

虽说整体视觉效果给人一个下马威,一个字“辣”!入口并不刺激,酸的也极尽低调内敛,喜好酸口的味蕾,甚至“添醋”加油吃。

老餮们分享心得:不能吸着吃,酸辣辣的一吸到底,绝对有损餐桌上您完美的颜值。

浓。香。豪。横。麻辣烫……一块四四方方卤水豆腐,夹起来,掂量掂量,入口,还真不是很咸。不过汤汁厚味芝麻酱浓郁,犹豫片刻,既然是品鉴他们家网红麻辣烫,这回就顶风吃吧,不过开水了。

X亮麻辣烫,杨XX麻辣烫,这两个牌子的麻辣烫,减控期间我点原味、不用麻将蘸料,外加过道开水,就算在小碗开水里涮几道,时蔬菌菇吃起来也咸香不弱。唯独,有一家“西四麻辣烫”品牌,好像就两家门店,他家的相对清淡,可惜撤了一个店。



(四)凝视烟丝袅袅,说道,咱老北京,就吃“砂锅居”吧!


食物之美,藏于清淡。厨艺之妙,贵在淡泊。不过,还是喜欢厚味的舌尖,占大多数。

北京传统涮羊肉,坊间儿都说第一吃的是调料,各家秘籍不一样。第二品的是芝麻酱火烧,现做的才地道。

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,那时“北上广”一线广告公司业务服务流程是这样运作的:以我为例,既是AE,然后是策划,又是文案,还要跟进作品成品输出和财务结款。遇到签个影视广告项目的活儿,还得当“半个导演”。

1994年冬天,春节前我做了一单印刷业务,客户是国企,标的是企业画册和企业台历。业务成交还不错。预测有一笔小奖金。为了感谢我搭档AE助理,感谢开公务车来回跟我跑的单位司机老白,想请司机和AE助手吃顿饭。我先跟家里父母借了百元,权当预支个活动经费。

那时不谙世事,请客吃饭也是头一遭。我请教单位司机老白,他沉吟片刻,凝视烟丝袅袅,说道,咱老北京,就吃“砂锅居”吧!

转过天来,我让AE助手事先买了两瓶“长城干白”,找个事由,老白带着我和助手,一路杀奔沙滩附近“砂锅居”。我和助手,谁都没正儿八经专门请人吃饭,一切交给老白打理。司机老白果然是老司机,嘁哩喀喳,涮羊肉相关事宜及其周边食材,须臾之间准备停当。

后来发现,司机老白人家还得开车,谦逊地把消灭两瓶长城干白的任务交给我们。“便宜”了我和我的AE助理。老白也为人厚道,看出我也是新人开单、头次拿奖金,也没多点,三个老少爷们儿,才点了两小盘羊肉卷!

白菜、粉丝、萝卜、冻豆腐,倒是盈盈满满一大席面。现做的麻酱火烧,老北京“自来红月饼”大小,七枚。我们各俩,老白干了仨。

涮肉完毕,我问司机老白,“吃好了您?”。老白踌躇满志,“嘿,涮肉吃的是调料!”,“羊肉涮的美,不如芝麻火烧盖干好!”……

豪气云天。


【后话】:

麻辣烫,那些讲究养生、自律体脂的达人们,对待这道美味比较谨慎。

我也跟随这样的内需。但我们尊重更多胃口的“刚需”。

在更广大多数消费者“刚需”面前,品牌和工艺,尤为炙手可热,话题头榜流量洼地。

在少数人自律“内需”面前,麻辣烫出自哪家,就不是非一非二的必要选项了。

只选对的,跟自己“三观”看齐。
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