https://www.canyin365.net

疫情下的日本快餐业,“饭打不过面”

钛媒体注:本文来自于微信公众号读懂日本(ID:dudongriben),作者为玉琴。

太长不看版:

  • 第二季财报显示亏了87亿,吉野家在日本也过得不好,自宫本部裁员40%,只留300人;

  • 日本餐饮业100家上市公司数据,7月底关闭门店有1200家;

  • 云雀餐饮集团赤字191亿日元,食其家(すき家)赤字63亿日元;

  • 米饭打不过面食:几大快餐巨头只有日本麦当劳有44亿日元的黑字(盈利),王将饺子3亿日元黑字;

  • 新冠检测餐营业周转周期仅半年不到。

第二季财报显示亏了87亿,吉野家在日本也过得不好

吉野家控股近日发布2020年第二季财报,本期赤字87亿日元(上一期黑字39亿日元),这是吉野家控股连续11年来的第一次赤字。主要原因虽然是新冠疫情,但是吉野家的投入产出比等问题也逐渐显现。

自2003年吉野家大量开设门店以来,经营方向一直受到质疑。在2007年,吉野家财报显示,第二期亏损15亿日元,利润缩减91%,当年的主要原因是集团预测到薄利多销遇到瓶颈,开始转攻M&A,饮食店铺还是持续盈利的。

之后日本少子高龄化,人手不足,再加上经济疲缓等一系列原因,吉野家的牛肉饭业务一直低迷。2019年日本吉野家15亿日元赤字,评论指牛肉饭360円薄利多销模式已达极限。上个月吉野家宣布明年2月底前在全球关闭150家门店,占旗下店铺总数5%,如此大规模缩减海外业务也是因为如此。

吉野家挥刀:人员精简到300人

吉野家除了缩减海外门店以外,准备在下一个财报周期内缩减成本70亿日元,主要是人员在配置和办公合理化,本部500人将会裁员200人。也会在日本进行一轮撤店。

M&A也将停止,并且将之前盘下的「京樽」和「牛排丼」等不挣钱的品牌卖掉。最近也在对牛肉饭进行改造,比如推出超级牛肉饭等各种活动。

总体下滑,但麦当劳逆势盈利44亿

但是其他快餐业过得更惨,截止到7月29日,日本餐饮业100家上市公司,门店关店的1200家。甘太郎居酒屋更是关了196家门店,日式定食Joyfull关店200家。

财报更不好看,2020年4月到6月的第二期财报显示,日本70%的快餐总体业绩为赤字。

  • 云雀餐饮集团(SKYLARK GROUP,旗下有Cafe ガスト等)赤字191亿日元;

  • 日本门店最多的是食其家(すき家)赤字63亿日元;

  • 几大快餐巨头只有日本麦当劳有44亿日元的黑字;

  • 王将饺子3亿日元黑字。

饭打不过面:新冠之下饺子和汉堡的优势

很明显,可以外带是麦当劳和王将饺子盈利的最重要原因,快速打包带回家,放在微波炉叮30秒,汉堡和饺子还能保持原来的味道。有着传统的日式牛肉饭、云雀旗下主打的意面等无法比拟的优势。

米饭必须在店里趁热吃,还要配上美味的味增汤,才能算是有仪式感的吃上一份餐;意面也要趁热拌上意面酱,不然就沱了。

同为牛肉饭吉野家也打不过松屋?市中心战略成本太高

但是相比于在市中心大量布置店面的吉野家,打郊区战略的松屋,在本次疫情之下受到的冲击要小很多。松屋的牛肉饭在日本更便宜,主打三四线和郊区,店铺数量也是排名日本第三。

吉野家的市中心战略一方面受到居家办公的影响。另一方面,人员疏散的郊区和三四线城市,新冠期间外出吃饭影响力没有市中心大。

而且,日本便利店最近几年的小菜和快餐质量不断上升,热闹的市中心人群,为了减少与人的接触时间,直接在便利店买外带食品的也更多。

但是最重要的是,最近5年的业绩上吉野家也是一直保持低利润率。吉野家过去五年的平均营业利润率仅1%多一点,不及松屋食品控股4%的水平。吉野家这几年的运营成本一直较高。

数据显示,最近3年,吉野家的固定费用(职工薪水、租金、折旧费用等)与可变费用(小时工薪水、食品相关费用等)比率平均为97%,高于相同条件下计算的松屋食品控股(91%)和主要上市餐饮业(约90%)的平均值。

这几家牛肉饭你喜欢哪一家?

餐营业周转周期仅半年不到

新冠也检测了各行业的资金循环周期,日经有数据显示,应对疫情不振,餐饮业顶多能撑0.47年,住宿行业0.56年,医疗和福利0.75年,出现资金周转不灵,这些行业会受到灭绝性灾难。

且吃且珍惜,搞不好哪天连一碗热乎的盖饭和味增汤都吃不上了。老板给我来一份饺子配饭打包带走。(第一次在日本吃饺子配饭很是震惊,是的,日本的饺子是菜啊!)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